舊文1: Frieze 2014報導

“凤凰艺术”带你看Frieze:用颜色将展会分为五部分

2014年10月16日 11:10
来源:凤凰艺术 作者:邓丽雯

http://art.ifeng.com/a/20141016/50267_0.shtml

编者按:Frieze London艺博会于2014年10月15日拉开帷幕,“凤凰艺术”特别邀请身在伦敦的撰稿人邓丽雯身临艺博会现场,为“凤凰艺术”的全球网友奉献关于该艺博会的相关报道。以下文字系邓丽雯的独家观察。

在十月十四号,成立于2003年的Frieze London艺博会专业预展之日,大会总监Matthew Slotover在接受采访时,被问到Frieze的未来发展方向,例如,是否会落户北京,他则表示仍是未知之数,但Frieze杂志有可能会登陆北京。显然,中国艺术和中国艺术市场,越来越受到欧洲老牌艺术博览会的关注—继巴塞尔艺博会2013年与ARTHK香港艺术国际博览会融合之后,Frieze会否也进驻中国呢?这里仍是个问号。

今年的Frieze艺博会的展会分成五部分(蓝、粉红、黄、绿、紫),其中紫色部分为Focus,聚焦,主要是开业未满十年的年轻画廊,来自上海的Leo Xu Project就在这个区块。Leo Xu Project展出的群展为《样板屋》,是艺术家林明弘发起的同名项目的第三部分,融合了当代艺 术与建筑,探讨城市化进程中可拆卸可移动的都市空间,和其中流动的劳动力与社会关系。位于蓝色展区的香格纳画廊展出其代理艺术家包括张恩利、余友涵、杨福 东等的群展,而在黄色区域的维他命艺术空间则展出李杰的新作。

今年的Frieze有不少令人惊喜的作品,例如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的Sommer Contemporary Art画廊,展出年轻的以色列女性艺术家Tamar Harpaz的装置作品《在一个瓶子中的梨子》(Pear In A Bottle),这件作品在预展中不知何因被打碎了的一面镜子,像是作品的一部分—幻象、镜像与现实糅合,碰撞。伦敦的Kate MacGarry画廊展示出生于波兰,现生活工作于伦敦的艺术家Goshka Macuga的一系列作品—包括她在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剧场录像,同一主题的挂毯,摄影拼贴,和桌椅。作品戏仿调侃艺术史和与之紧密相连的学术圈子,还有政坛里面的巨头—如阿莫拉维奇,弗洛伊德,默克尔等,略为尖刻却不失幽默。她曾参与2012年卡塞尔文献展关于艺术研究与想象力形式和理论的关系的调查。这解释了为何她的戏谑带有浓浓的学术气质。日本画廊Taro Nasu展出日英混血艺术家藤原西蒙(Simon Fujiwara)的作品,《排演一次重聚(与陶瓷之父)》(Rehearsal For A Reunion (With Father of Pottery)),是一件录像-剧场作品,影片中艺术家邀请一白人男性饰演他的日本人父亲,故事藉由桌上的茶具展开,上演了一场自我探问式的,又有更广泛含义的对所谓“东西文化融合”的排演—“东西文化融合”究竟是西方通过东方之镜的自我关照,还是供西方享用的带有异国情调的器物?

有一些画廊则选择展出比较观念性的艺术,譬如德国画廊Galerie EIGEN+ART展出Olaf Nicolai的作品《范例1》(Probestück 1),该作品由印在墙上的平面结构和声音装置组成,参观者被邀请带上耳机,站在那些以勒•柯布西耶设计的多米尼加修道院的窗的结构为模的墙上印贴前,聆听歌唱家在此修道院的那些窗前的即兴创作。这个想法是源于这所修道院—它的施工经理是希腊作曲家Iannis Xenakis。艺术家通过这件作品,去探究声音和建筑的互相转译和想象。而巴黎画廊Galerie Chantal Crousel展出的《呼吸线》(The Breathing Line)让人想起约翰•凯奇的作曲。纽约的Andrew Kreps Gallery展出的Hito Steyrel 的视频作品《打击》(Strike)中,艺术家用锤子和凿敲击电视屏幕,屏幕上马上出现一条路,令人思考英文中“strike”一词的不同含义—“敲击、打击”和“罢工”,将此放到社会语境中来看,意味更为复杂。

画廊业中的劲旅白立方(White Cube)表现不俗,据闻在收藏家预展即十四号上午就售出了达明安•赫斯特的“两缸鱼”—《因为得不到你,所以我想要你》(Because I Can’t Have You I Want You)。而Hauser & Wirth 画廊拥有不少如刘易斯•布尔乔亚等著名艺术家的作品,作品林立,观者买家络绎不绝。

本届Frieze除了主要的画廊展示外,还有Frieze项目(Frieze Projects)、Frieze讲座(Frieze Talk),现场(Live)和Frieze声音(Frieze Sound)。让人瞩目的是其中的表演-现场艺术,包括L1的《山寨双年展No.3》(Shanzhai Biennial No.3),和L3的“联合的兄弟们”(United Brothers)的项目《这汤尝起来矛盾吗?》(Does This Soup Taste Ambivalent?)。不要以为“山寨”只在中国,这个《山寨双年展》由纽约的艺术家团体策划,自我描述为“一个多国品牌装作一个艺术项目装作一个多国品牌装作一个双年展”(a multinational brand posing as an art project posing as a multinational brand posing as a biennial),是对Frieze艺博会作为一个艺术品牌销售商品的一种批判,Frieze将其引入可以说是一种自我批判,但其批判话语也为其经济效应加分。而《这汤尝起来矛盾吗?》(Does This Soup Taste Ambivalent?)则呈现了一种矛盾的场景—“联合的兄弟们”给观众提供用福岛蔬菜做的汤,是艺术家母亲在展会现场熬制的,免费的汤使用的食材是百分百的福岛蔬菜,而在展墙上贴着食物核辐射检测报告,还有关于福岛地震和核泄漏的报导,其中,蔬菜的核辐射指数是100%。笔者下午到场的时候,免费汤已经告罄。喝下这有潜在危害的汤,展会观众从身体的层面上与远方的福岛发生联系。但这完全是观众的个人选择。

Frieze大师展中,画廊业巨头高古轩展出著名艺术家Helen Frankenthaler从五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的画作,伦敦Faggionato画廊呈现一些少见的毕加索作品,成立于1760年的伦敦Colnaghi画廊则展示一些经典画作。

总的来说,今届Frieze艺博会除了较为高质量的画廊展示外,还有不少在展区和其他场地发 生的艺术事件,似乎商业艺术博览会的边界不断拓展,在寻找更多的接触点和可能性?或者说,是将更多的艺术形式收编到商业艺术的范畴之内?又抑或是,通过一 些并不能直接售卖的项目,使其自身显得更有批判性,间接地提高其商业价值?

“凤凰艺术”特约撰稿人邓丽雯10月15日写于伦敦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